分支电缆,预制分支电缆,预分支电缆,分支电缆型号,分支电缆价格,预分支电缆生产厂家

河北坤诚分支电缆厂家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电线电缆企业低价中标陷恶性竞争深渊

2015-06-18 河北坤诚分支电缆厂家 阅读

近日,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的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 (简称 “明星电缆”)陷入了一场调查风波,其董事长李广元疑与正在被调查的四川文联主席郭永祥关系密切而被带走询问。坊间传言明星电缆或存在不正当竞争嫌疑,年轻的李广元或许背后有着强大的人脉关系网。事实上,“拼关系”、“吃回扣”只是电缆行业乱象的冰山一角,在大唐集团虎山电厂项目一系列电缆中标结果中,安徽宏源特种电缆集团有限公司、明星电缆等预中标企业更是上演了 “致命低价中标”的惊人一幕。无论是“背靠大树”、低价中标,还是以次充好、质量问题,亦或是更深一层次的产能严重过剩,都折射出我国电线电缆行业处于崩盘边缘的冰凉现实。

  目前国内拥有大小电线电缆企业8000多家,且97%以上是民营性质的中小企业,其中部分企业根本不具备生产、质量控制和检测能力。加上集中于低端产品,产能过剩,企业为了各自眼前利益,纷纷以低价换市场,因此出现“价不抵料”的结果,最后只能偷工减料,提供不符合质量安全标准的产品。

  在大唐集团虎山电厂工程1~3千伏电缆II标段中标结果中,安徽宏源特种电缆集团有限公司、明星电缆两家预中标企业的投标报价分别为1500.12万元和 1597.04万元,分别低于第三方机构核定的材料定额总价1873.48万元的20%和15%,被业内戏称为“吐血价”,因前者选择自动放弃,明星电缆顺延成为“中标者”。其中“中标服务费一般会占到标的费用的0.7%~1%,盘装费、运输费往往占到标的费用的3%,加上人员工资、水电费、管理费等各项成本以及企业的合理利润,投标价应该在核算的材料总额基础上再上浮20%~25%,最少加15%才能保本。除此之外,按照业内的潜规则,中标企业还需要预留出总价5%的比例作为销售佣金。这样估算下来,虎山电厂项目投标企业的报价至少应该在2150万元才符合常理,但中标企业的价格却足足比‘保本价’低了 600多万元。

  动辄低于 “保本价”600万元的投标价如何消化,作为赢利为目的的企业为何做赔本买卖。从明星电缆公布的一季度财报来看,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了 38.20%,在明星电缆如此低的投标报价中,其利润究竟来自哪里。知情人士透露,低于成本价中标者,选择的是抢先占位的原则,中标之后要   么在产品质量上做手脚,要么通过设计院的调整,再把标的金额做高,以达到获得利润的目的。实在做不到,就放弃中标资格,由其他厂家来做,这里面还可能存在着明令禁止的围标行为。

 

低价中标往往会误伤国内一些大型品牌企业。“大唐2013年6月份电线电缆集中采购控制电缆、计算机电缆标段唱标一览表”中显示,本标段电缆产品“材料定额总价”约为768.49万元人民币,而最低投标价格却不到643万元人民币,加价幅度为-16%,直接导致新疆特变电工集团有限公司和天津塑力线缆集团有限公司等 “大品牌”企业含泪弃标。

中国电线电缆行业已经陷入极度紊乱的状态。如果说“低价中标”只是电缆招标诸多乱象中一个最容易被观察到的现象的话,那么,电缆产业产能过剩的生存状态则是另一个表象。由于监管不力,制度缺失,已经让电缆行业陷入竞争与发展的恶性循环。

      “目前的电缆招投标制度从实际效果来看,是对低价的一种激励。”中国电器工业协会电线电缆分会副秘书长吴士敏表示,我们针对高压电缆做了一个材料成本构成计算,里边不含基建费用,也不含利润等,就是从材料成本出发,按照标准的要求,按照材料的工艺损耗,以及行业内的普遍标准,做了一套材料成本构成的标准。某种程度上说,低价中标也在拷问着现行的招标制度。

Powered by MetInfo 5.3.14 ©2008-2018 www.metinfo.cn